MYG MYG
国风文旅
搜索

广东省旅行社行业协会

广东温泉行业协会

广东省景区行业协会

广东省游艇旅游协会

广东省民宿行业协会

广东酒店行业协会

广东省旅游俱乐部

广东省旅游协会导游分会

Copyright ©2019 广州瑞德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源路401号天源广场

键皓商务大楼A305-306

邮箱:guofengwenlv@163.com
电话:020-87793769   13570912510
传真:020-87793859 

邮编:510507

网址:www.raidbor.com

 

 

 

 

广东省旅游协会房车露营分会

广东省旅游协会民宿分会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广东工业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广东金融学院国际旅游研究院

广州地区酒店行业协会

广州博士俱乐部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中国城市发展与产业规划战略研究会

中国旅游联盟

广东省旅游协会

广东省自驾旅游协会

广东省旅游规划与营销协会

广东省研学旅行协会

广东省乡村旅游协会

联系我们

战略联盟:

 

微信商城二维码

>
>
乡村活化:古村之殇,谁还其生?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专题研究

乡村活化:古村之殇,谁还其生?

【摘要】:
重生,在道教中可以解释为涅槃,译获得新的生命力,对古村落而言是一种希望,对我们而言是对生活、对家的一种渴望。 岁月浸染后的村落在注入新的生命元素后,日渐风姿绰约,而我们也能安放下我们的乡愁,不是么?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古诗中所叙述的一幅岁月静好的村庄画面,不免会让我们回想过去,重温一段儿时的回忆…. 

 

而现如今再回到故乡,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凄凉、了无生机的荒芜景象。我们哀叹古村落消失速度之快,也心疼故乡离人面对家乡的那种无奈……

 

庆幸,我们还有人不舍古村就这样老去……

去年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为重要战略,并部署了2018年和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工作计划。如此重大的古村复兴大计,让暮气沉沉的古乡村落,依稀看到了曙光

古村落是物质和非物质文化的复合体,是祖先留给我们宝贵的文化财富,也可视为不可再生资源,那在中央政策的一个大背景之下,该如何给古村落续命

       近些年来,古村保护与开发有着不同的发展道路,新农村改造、古村精准扶贫、乡村旅游等等

 

乌镇乌村

 

   在古村重生道路上,发展较快的就是古村落旅游,将乡村资源与城镇发展需求深度结合,并兼顾了乡村振兴的新型业态形式,使得乡村度假休闲旅游以强劲的势头发展比较成功的有乌镇的乌村、安徽宏村、浙江莫干山洋家乐、江西吉安渼陂村等。

 

 

安徽宏村 

 

浙江莫干山洋家乐

 

 

江西吉安渼陂村

 

   这些古村落在社会效益或是市场价值上都取得了成功,也让古村恢复了活力。然而,古村复兴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也面临着诸多考验!

 

1.“古村”不

 

冯骥才画作

著名作家冯骥才说过:留住古村落就是留住乡愁。古村落保护不仅要保护古建筑、生态环境、地理布局等物质性的资源,更重要的是保护原住民以及他们身上所带有的民俗生活习惯等非物质性的资源。

 

而在很多古村落保护与开发当中,他们大兴土木的对村落整改,修了大量的古建筑,甚至还把古村落变成了假古村落,但是单纯的修复远不足以让古村恢复,他们摒弃了最重要的一点——古村的魂,所以不“古”。

 

文化是古村的灵魂,要让古村活,就必须保护和留住文化之根。

 

2.传统与现代间处理不当

 

   在现代社会高度机械化和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受经济利益的诱惑,很多古村落在开发过程当中,会陷入极端的错误,例如继续守旧如旧还是完全摒弃。而一个好的古村落保护发展是能够在这二者中衡量得当的。

 

   例如莫干山洋家乐村,因为发展民宿而在网上走红。而实际上洋家乐赢在了他的发展观念与模式,他们将市场消费群体瞄准城市中的高端白领和具有时尚理念的年轻人,又结合了莫干山当地生态原始的材料与环境,利用互联网的便捷,将他的健康时尚休闲观念传递,最终是洋家乐成为大家受宠的旅游地。

 

3.治理模式落后

 

   很多古村落在保护治理时,更多的是从利益相关者的角度分析。其开发的模式大多为政府主导、社区主导、企业开发、混合开发等,因此,在治理开发过程中处理好不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大多数古村落项目存在的几个问题包括:(1)单一主体主导,其他利益相关者服从;(2)主体之间的权利和义务不明确;(3)主体之间利益分配机制不合理,积极性难以调动。

 

云南古村落

 

重生,在道教中可以解释为涅槃,译获得新的生命力,对古村落而言是一种希望,对我们而言是对生活、对家的一种渴望。

   岁月浸染后的村落在注入新的生命元素后,日渐风姿绰约,而我们也能安放下我们的乡愁,不是么?